今天是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抒怀剑 网址: shuhuaijian.net

抒怀文萃

武舞圆融抒怀剑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6-1-6    浏览次数:471    

武舞圆融抒怀剑

――本世纪初《中华武术》月刊采访朱俊昌老师

文/力行


    继木兰拳风靡上海后,申城又出现了一道新的都市晨曲风景线──一种武术与舞蹈相融合的抒怀剑。 记得几年前,中央电视台《夕阳红》栏目播放这套剑时,我也曾被这套剑的神韵和优美的造型所吸引。

  去年11月,中国艺术研究院东方人体文化研究中心在京举办的“99国际东方人体文化学术研讨会”上,我又一次亲身领略了抒怀剑的创编人朱俊昌表演的抒怀剑。

  这套剑既具有武术剑术中的基本技法和身法,又有中国民族舞蹈的特有神韵,刚柔相济,动静相宜,抑扬顿挫,张弛有致,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为探讨武术与舞蹈如何结合的问题,我请朱老师谈了谈他的创作思路。朱老师在上海舞蹈学校是从事中国古典舞教学的专业教师,搞舞蹈是他的本行。谈到怎么创编起抒怀剑时,他说:“我是1966年从上海舞蹈学校毕业的。毕业后留校一直从事中国古典舞的教学,对中国古典舞的身法和神韵当然是情有独钟。但对中华民族传统的人体文化──舞蹈、戏曲、武术等都十分喜爱,尤其喜爱武术中的剑术,对杜甫在《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(并序)》中描写的‘昔有佳人公孙氏,一舞剑器动四方。观者如山色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。爧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;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’的气势与意境十分向往。因此,我常创编一些剑术组合用于教学,很受学生欢迎。”

    “在全民健身运动高潮中,我把这些组合做了些修改和充实,并给这套剑起了个名字叫‘抒怀剑’,向社会推广,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,于是逐渐在上海的公园、街头、广场上流行开来,成了上海早晨的一道新风景线。”

    “‘抒怀剑’是舞蹈还是武术呢?”

    这正是抒怀剑问世以后,唯一有争议的问题。记得木兰拳问世后,也同样遇到过这个问题。他们花了很大的力气,在中国武协有关领导的支持下,经过不少专家论证,才在武术界争得了一席之地。

    “我个人认为,抒怀剑是武舞结合的产物。我在创编时,就是把武术剑术的技法和身法融入到中国古典舞的神韵之中的。从历史上看,武与舞本是同源的,舞武结合的范例从古至今不胜枚举。像公孙大娘及‘鸿门宴’中项庄的剑舞,当代舞蹈家静巧在舞剧《小刀会》上的刀舞、剑舞……等都是舞武结合的典范。”

  “‘抒怀剑’与武术一样注重精 、气 、神,表现情、韵、美。此剑用的是太极的劲,舞蹈的韵。所谓太极的劲是指阴阳劲,抒怀剑的动作,无不是由一阴一阳、一明一暗两股劲在对抗,在阴阳对抗中完成每一个动作。舞蹈的韵是指姿态造型的舞蹈化,在呼吸起伏中找韵律,‘斜侧以取势,流动自生姿’,在流动中体现中国传统中的子午阴阳,求圆占中的美学法则,力求在习练者手持的三尺秋水里流淌出中华剑文化的悠久渊源。在习练时,根据音乐的节奏,快慢多变,张弛有致。快如顿起狂飙,慢似踏雪寻梅。”

    “‘抒怀剑’只有一趟剑吗?”

  “不!这套剑包括五套单剑、一套双剑、一套长穗剑;还有一套完整的基础训练教材以及单扇、双扇、罗汉拳、观音掌等一整套具有独特风格的系列拳剑套路。不仅具有健身、健美、健心的功能,还具有极强的观赏性和表演性。不仅适合广大群众强身健体,自娱自乐,也可以作为节目进行表演。”

  “目前大约有多少人参加抒怀剑的习练?”

  “自1989年推向社会以来,已有整整十年了。去年,我们在上海还举行了庆祝抒怀剑推向社会10周年大型演示会。目前国内已有数十万学员,有些地区还成立了抒怀剑研究会。”

  人们预测21世纪将是东西方文化大交融的世纪,这一点已在本世纪末露出了端倪。君不见意大利歌剧《图兰多》就是用西方的歌剧演绎了一个中国公主的故事,并由东方的导演张艺谋在中国的故宫导演了这部著名的西方歌剧;新西兰的Leg Mine健身体系从深圳一登陆,即受到中国人的欢迎和认同,大有风靡中国之势;中国的武术、气功已在全世界受到青睐;西方的高尔夫球、保龄球、台球几乎遍及中国各省,他们的麦当劳、肯德基、比萨饼冲进了素有饮食王国之称的中国,并占有一席之地……等等,都说明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。何况武术和舞蹈本是同根、同源:西周时贵族们用文舞教弟子们学习礼仪,用武舞教弟子锻炼体魄;因康氏创消肿舞为民疗疾,蚩尤氏造角抵戏教民习技击;古代的“大舞”既是武术的渊源,也是舞蹈的渊薮,……亦武、亦舞的抒怀剑也当是时代的产物,似乎大可不必去追究他姓“武”还是姓“舞”吧!(责编 新华)


原载《中华武术》月刊2000年第3期3月5日出版

 

 

后记:

卢晓秋

  1999年11月13日朱俊昌、卢晓秋赴京参加中国艺术研究院东方人体文化研究中心举办的“99东方人体文化国际研修大会”。

  当年出席会议的著名专家学者有李希凡、白淑湘、游惠海、高金荣、董锡玖等包括周荔裳女士,还有被誉为中日友好使者,日本著名舞蹈家花柳千代,当然,还有会议东道主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、东方人体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刘俊骧先生,钱天蓝女士、有抒怀剑创编者朱俊昌先生及我近50人。

    会上朱俊昌老师展示抒怀剑.单剑《一剪梅》和抒怀剑.双剑《苏堤春晓》,卢晓秋女士展示抒怀剑.单扇《海韵》。会议纪要“抒怀剑、五星锤、八卦掌的启迪”刊登在2000年2期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动态上。上海舞协相关报纸转载。

    2000年3月,人民体育出版社编审、国家健身气功评审委员会委员周荔裳女士以“力行”笔名,撰写 “武舞圆融抒怀剑”为题的文章,刊登在《中华武术》杂志名拳博览栏目(2000年第3期),当年,周先生利用休息时间主动采访朱俊昌老师。

  她以独到的见解用热情笔触向社会介绍抒怀剑,称抒怀剑是继木兰拳以后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现在看来更感周先生远见!

  我分别于2011年2012年夏,去北京师从刘俊骧先生学习他创编的国学诗话,典籍养身《鲲鹏太极》!得知周荔裳先生八十高龄还笔不停缀,甚为周先生的健康达观高兴!她:抒怀剑的知音,支持者,社会各阶的有识之士!

 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网站首页

抒怀剑

系列作品

剑法剑理

剑艺交流

抒怀风采

培训掠影

新年联谊

配乐下载

资讯动态

剑友留言

购物商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