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,欢迎光临本站 抒怀剑 网址: shuhuaijian.net

最新动态

借剑抒怀 还剑神韵----访谈剑舞名家朱俊昌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7-10-30    浏览次数:602    

借剑抒怀 还剑神韵--访谈剑舞名家朱俊昌

 2017-10-30 张军 


         朱俊昌老师自幼酷爱武术,1958年上中学时就师从武术名家卢振铎。

        1960进入上海第一所舞蹈学校,成为该校的第一届学生,1966毕业留校担任演员,8年后任教员,从事中国古典舞和中国民间舞的教学和研究。

        1989正式向社会推出了舞武结合的“抒怀剑”系列作品,中央电视台曾专门对抒怀剑进行了传播和推广。 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 今天我们很荣幸的到上海采访朱俊昌老师,朱老师对剑舞这方面研究很深,并且在全国全民健身的实践上作出了很大贡献,我们希望您能谈一下对剑的认识和您习武的经历。

  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好的,我做了一套抒怀剑系列,抒怀就是抒情,这套剑法主要是将我所学的传统的剑法和舞蹈相结合。

       抒怀是形而上,剑是形而下,古人说:形而上谓之“道”,形而下谓之“器”。所以抒怀二字是无形的,属于意识形态,而剑是有形的物体。抒怀剑就是要把人的意识、人的情感传递到剑器上,再通过我们的表演来感染受众,从而使得广大的演练者和观赏者都得到情感上和审美上的满足。这就是我创编抒怀剑的初衷吧。

        我们在全民健身的高潮中把这套剑法推出来了,当时是跟木兰拳同时出现的,现在我们已经在全国推广了26年。我退休以后就集中精力搞全民健身了,把精力放在这上面我觉得很有乐趣,也丰富了自己的退休生活。今天跟你们见面我非常高兴,谢谢你们那么老远来看我。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这是我们应该的,我听说您跟很多老师学过剑术,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呢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自小习武,最早是从1958年还在中学念书的时候,就被选拔进上海卢湾区少年武术队开始学习武术,当时担任我们武术教练的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武术大家卢振铎先生。卢振铎老师也是青萍剑的名家。由此,我也深深地爱上了青萍剑。卢振铎先生在舞动剑器时的仙风道骨、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潇洒,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映象。他给我在数十年后专门从事剑术研究埋下了一个大大的伏笔,没有他当年的仙人指路,就没有我的今天,至今我还深深地怀念他老人家。

        后来我跟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云溪老师也学过剑,还学过戏曲的段子;也跟上海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、艺术教育家张美娟老师学过剑,这两位名家功夫太深了,我跟他们学习受益匪浅。

        除此之外,在全国各地我请教过剑术的老师有五位都姓张,西安的张强老师,武汉的张宗英老师,南京的张家炎老师,还有就是前面说过的张云溪、张美娟先生。今天又碰到您这位姓张的朋友,也是机缘巧合。

        我觉得从理论上来说,剑术的理论和书法的理论都差不多,有时候是可以互通的。你要走捷径的话可以去学书法理论,首先它们都是视觉艺术,都是线条艺术,书法是纸上的舞蹈,而剑术就是三维立体的狂草。书法有各种体,真、草、隶、篆。剑法也有多种体,大致有四种体:

        一、工剑体,工剑体相当于楷书,一招一式,一丝不苟;

        二、行剑体,行剑体相当于行书,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;

        三、醉剑体,醉剑体相当于狂草,放荡不羁,似醉非醉;

        四、绵剑体,绵剑体属于太极剑,环环相扣,连绵不断。

        书法有很多理论都是跟剑相通的,比如说握剑如握笔、指实掌虚腕子活,这个我听张强老师说过,你们也跟张强老师学过剑,手指是实的,掌心要虚,握剑的时候跟握笔的原理差不多。比如说书法中有从相反方向起笔的规律,舞蹈也一样,舞蹈也是欲左先右,欲右先左,欲起先蹲,欲放先收。其两者的规律并无二致。

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 讲的非常好!您之前谈到过跟众多名师学习,有武术也有戏曲,那么戏曲的用剑和武术的用剑有什么不一样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 武术是真打,戏曲是假打。武术看似不用心,却突然一下子就致命,但戏曲是假打,好像来势汹汹,但到那儿就停住了,戏曲是写意,武术是实打实的。那么我们这个剑主要是以剑来抒发情感,修身养性,无须讲究攻防,更不讲究技击。抒怀剑追求的是美的意境,怎么好看怎么做。但是,抒怀剑既然是祖国剑文化的一个传承的分支,它的一招一式必须严格符合传统剑术和剑法的规范。文化和艺术只能在传承的基础上发展,而不能丢弃传承而自由发挥的。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您讲的对我们非常有启发。我想问一下您在学习戏曲的过程中,使用的剑是木制的还是铁制的,长穗的还是短穗的?

  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们用的是钢剑,在龙泉定做的,长穗短穗都有。

   

张军:

        那您觉得长穗剑在表达、丰富空间、用力方法上和短穗剑有什么不一样?

  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长穗剑主要是以穗子为主,短穗剑是以剑为主。短穗剑的穗子是装饰品,它有没有都可以,长穗剑主要是舞穗子。长穗剑的穗子是软的,但是要舞得笔直,把这个穗子练成一条棍一样,它的剑身是钢的,钢的要练的像皮条一样柔软,就是刚的练成柔的,柔的练成刚的。


张军:

        您编的短穗剑有多少个组合,长穗件有多少个组合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编的短穗剑的组合有《一剪梅》、《知音》、《琵琶行》、《渔舟唱晚》、《闻鸡起舞》、《长相知》等,长穗剑的大型组合是《夜深沉》。

        这些组合都是以音乐的名字命名,我很重视音乐,因为音乐已经帮你把结构构建好了,你抒怀剑抒的什么情呢,就是把音乐的情感体现出来。所以音乐和剑的关系,跟音乐和舞蹈的关系是一样的。音乐不仅为剑提供了情感的依据,也提供了套路的架构,所以说音乐对剑舞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       在学剑的同时,我们还要培养多方面的素养,我常跟我的学生们说,抒怀剑的功夫在剑外,在文学、哲学、历史中;在诗词、书画、音乐里。剑艺的深浅、技巧的高低、力量的大小都可以通过训练而得之;而典雅的风度,质朴的神韵和高贵的气质则非修养所不能。



张军:

        我从网上看到过一些您的视频,非常漂亮!就像您刚才说的,我们舞蹈的剑还是要往美、抒情达意这方面走。它对全民健身来讲是一个内外兼修的过程,并且对人的情绪和精气神都有很好的帮助。

        通过您这么多年跟大众爱好者的推广交流,剑在健身这方面的功能和价值有什么体现,可以和我们谈谈您的认识吗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练剑的人首先心情很愉悦,这一点比练剑本身更重要。心情舒畅了他不就少生病了吗?当然练剑是全身运动,可以舒筋活血,对健康非常有益。你说剑能治什么病,我不懂不能乱讲,但是这个心情舒畅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       业余练剑的同志和专业的比起来,他的痴迷程度并不见得差。有一次河南一位剑友给我打电话,他们一个上午在在零度以下的室外能坚持数个小时的练习,我也挺感动的。所以我们专业的那些小学员,有时候应该向他们学习,他们是没有人督促和逼迫的,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,非常刻苦,而且青年、中年和老年人都有。   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您做的全民健身真的是老少皆宜!我想问下在教学过程中您是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让群众比较合理、准确、有效的去掌握这些技法呢,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切身的经验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编的一个套路可以分成若干个动作,每个动作都有一个名称,这些名称都用那些合辙押韵的诗词典故,比如说玉树临风、鹤舞云天、鸟鸣翠柳、一鹤冲天,用这些形象的语言我们称之为剑谱,这样脑子里首先有个形象,再配上音乐,我还会把剑谱的内容跟大家边教学边解释,这样就好记了。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您在长穗剑的教学当中对于技法及练习的顺序有什么见解和经验呢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长穗剑基本的花就是皮猴花,皮猴花就是画立圆,划到这里用手一掰,再后面打一个圈再抛上去。长穗剑本身就是画圈的,不光长穗剑画圈,所有的剑从头到尾都在画圈,跳舞也在画圆,圆无非是三种圆,平圆、立圆、八字圆,我又给它加了一个浑圆,浑圆就是球形的立体的圆,无非就是画圆,我是主张画大圆,线条要放长,圈要画大,有多大画多大。但是你的手臂的长度是有限的,再大半径也就是一条膀子的距离,如果你的圆心放在肩膀,这个圈就画不大,如果圆心放在腰,这个圈就大了。在舞剑中能大则尽量大,幅度大比幅度小好看。

        另外长穗剑这个“把位”非常重要,“把位”不对的话穗子就起不来,练长穗剑之前先要练基本功,主要是用腕子在身体的上下左右拨穗,练腕子的基本功,最基本的一个花就是皮猴花,皮猴花打溜了以后其它的就很容易了。


 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我看您这个《夜深沉》里面把剑穗打成各种各样的圆,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有一些身法的转换,我觉得非常漂亮。在您编的这么多组合当中,哪个组合是您最满意的?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编的长穗剑就是一个《夜深沉》。在这之前我是先编成小组合,比如说挂剑的小组合、撩剑的小组合,这个方法是跟张强老师学的,张强老师的小组合编得非常好,他在剑的教学上对我帮助最大。

        先把一个大组合的整个套路编完后再拆成小组合,有的时候也会在小组合的基础上发展成一个套路,我们舞蹈叫组合,武术叫套路,讲法不一样。

  

张军:

        您刚才谈到一些老师对你的影响和帮助,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谁对您帮助最大呢,可以和我们谈一下吗?   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对我帮助最大的当然是我的古典舞启蒙老师,上海舞蹈学校的元老方元老师。以及武术名家卢振铎老师和西安的著名舞蹈家、武术家张强老师。

        我觉得学剑其实不要学太多,我有一个朋友,他一辈子花了25年就练一套剑,这套剑他练透了,然后他练什么剑都是好的。

        我也有些学生贪多,学习了不到三分像就要学下一个,然后催着一个一个往下教,但是到最后一个都不是他的,所以说十招会不如一招精,就是这个道理。剑是要靠磨的,跟我学剑的人都有这个体会,说十年磨一剑这句话一点都不过分,就是慢慢磨,慢慢熏,慢慢去感觉,会了以后呢慢慢去找它那个范儿,会不等于对,对不等于好。会、对、好、妙、绝这个境界是在长期修炼中层层递进的,所以我建议学剑的不要贪多,盯着一套练,把它真正掌握了,然后你学别的都是好的。


 

张军:

       非常好!刚才朱老师不仅讲到了这些对他有帮助的老师影响,也总结了一些自己学剑的经验,对我们古典舞的学生有很大帮助,我们以后还要跟您多加学习。最后请您给我们中国古典舞剑舞的建设和传承提一些好的建议吧。

 

朱俊昌:

        我看现在的舞蹈演员技巧非常好,这是我们以前的人所达不到的,但是我并不满足于此。我建议从事中国古典舞的年轻人应该向传统学习,虽然向外国学习也是必要的,但是根还是中国的传统。武术、戏曲里面有绝技,咱们没有花时间去挖掘,我们应当在自己民族瑰宝的基础上去发展,要立足于本民族,多挖掘一些中国元素,这样在国际上才能站的住脚。


 作者简介:         
     张军老师是北京舞蹈学院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、北京舞蹈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学会会员、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。  


李素梅:

托夕阳以掌内,留年华于尘世。

行乐事须及春,舞抒怀要在晨。


        看到朱老师写的诗那么有诗情画意,而且还能把唐李白的“月下独酌”中,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,融入到抒怀剑.单剑《渔舟唱晚》的剑法之中,用肢体语言表达诗意,令人钦佩啊!


        我觉得我舞抒怀剑只是比葫芦画瓢,不懂其意,结果怎么也舞不出来那个韵味,真想聆听朱老师的每一招每一式的真情实意啊!


李红:


金菊开重阳
青锋伴霓裳
晚情寄抒怀
身心皆舒畅

 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网站首页

抒怀剑

系列作品

剑法剑理

剑艺交流

抒怀风采

培训掠影

新年联谊

配乐下载

资讯动态

剑友留言

购物商城